审查调查
“投资”300万,6年“分红”742万,超高收益的背后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06-08      浏览次数:        来源:吴兴区纪委区监委        字号:[ ]


2019年12月3日,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妙西镇原党委书记包永良受贿案公开开庭审理。被告席上的包永良是土生土长的吴兴妙西人,在妙西他的名气很大。年轻时的包永良能力强、魄力足,1985年-1995年,短短10年时间就从妙西镇一名农税员一路提拔至湖州原城区云巢乡副乡长。

包永良的人生从妙西起步,也在妙西滑坡。

2013年,包永良开始担任妙西镇党委书记,在包永良看来,这并非组织信任,却是又一次仕途“受挫”。“在正科级岗位上已经15年了,一直没有提拔。”包永良说,总觉得组织上亏欠我。

于是,仕途“受挫”的“包书记”回到家乡后,并没有在家乡建设上动脑筋,而是念起了自家投资的“生意经”。

一亿元虚设门槛,换来分红742万元

2013年下半年,妙西镇某石料公司负责人王某某、孟某某敲开了包永良办公室的门。当时,湖州市正对妙西镇龙泉坞的矿产资源采矿权进行竞拍,该石料公司希望通过包永良的支持拿到采矿权,并承诺一定重金酬谢。

利诱之下,包永良动了心。他分析了龙泉坞矿产资源采矿权竞拍的主体与程序,发现竞拍主要以市、区国土部门为主,且在省级平台进行,很难“运作”。

“妙西镇是矿场资源所在地,可以配合国土部门对竞拍设置相关条件”,招标资料上的一句话让包永良“眼前一亮”。“突破口”找到了,接下来就是设置相关条件。“我计算过,如果竞拍企业缴纳一个多亿的政策处理费,那么承包采矿权肯定是赚不到钱的。”包永良说。随即,他以妙西镇的名义设置了几项有利于该石料公司的竞拍条件,其中最关键的一项就是要求取得采矿权的企业必须先行缴纳一个多亿的政策处理费。

在1亿元的拦路虎面前,参加竞拍的绝大多数企业望而却步,最终包永良支持的石料公司如愿拿到了采矿权。


事实上,所谓“政策处理费”是群众的征迁补偿款,1亿元只不过是包永良与该石料公司串通后,为阻拦其他公司参与竞标虚报的“天价”,而在实际操作中,该石料公司支付给群众的征迁补偿款只需3000万元。

作为回报,该石料公司同意包永良的朋友投资入股1000万元。在这1000万元的投资款中,包永良占了300万元。随后6年的分红中,包永良陆续获得分红742万元,上演了一出超高回报的投资“奇迹”。

一次“随口”推荐,分得利润140万元

投资“奇迹”的背后,是权力变现的真相,而这也令“包书记”的身边人找到了权力寻租的机会。

2018年初,包永良的司机方某某找到他提出了一个“投资”计划:“包书记,妙西有个矿山复绿工程,我想投资,如果赚了钱,咱们对半分。”

巧的是,该工程所属的石料公司正是包永良假借朋友名义投资的公司。一直以来,包永良都和这家石料公司保持着“互利共赢”关系,一边拿着分红,一边对石料公司的生产经营照顾有加。几番沟通联系之后,石料公司满口答应了包永良的推荐,很快就将矿山复绿工程承包给了方某某。

随着工程的完结,方某某将所得工程利润的一半——140万元承兑汇票带给了包永良。起初因为数额太大,包永良并不敢收,但一想到这钱是“投资”所得,包永良便请自己的朋友代收了这140万元承兑汇票。

一次上门推销,转手价格已翻倍

随着妙西镇旅游业发展蒸蒸日上,大大小小的旅游度假场所如同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这让渐渐被私欲所蒙蔽心灵的包永良从中看到了权利变现的机会。2016年,包永良到妙西镇某个旅游度假场所与企业负责人沟通工作时颇为郑重的对企业负责人说道:“你们场所招待客人的红酒档次有点低了,我认识一个人,他是卖法国进口红酒的,你需要的话可以联系他。”

“一把手”亲自上门推销红酒,这让企业负责人颇感意外,但考虑到在妙西镇经营生意总离不开包永良的支持,不久后,该企业便向包永良所推荐的红酒经销商订购了20多万元红酒。令这家企业负责人意想不到的是,原价188元一瓶的红酒,包永良却关照红酒经销商按照488元一瓶销售给前来购买红酒的妙西镇旅游度假场所负责人。就这样,一笔20万元的红酒订单让包永良从中赚取了14万元差价。尝到甜头的包永良在2017年又如法炮制,向辖区另一家旅游度假场所“推销”了一批17.4万元的红酒,赚取了差价11万元。

一个实习岗位,年终红包20万元

从投资分红到推荐获利,在贪欲的驱使下,包永良一次次踩破纪律与法律的底线,胆子也越来越大,悄悄赚钱变成了直接受贿。

“爸,公司给了我20万元的新年红包。”捧着20万元的现金,包永良的儿子慌了神。“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收下吧。”父亲包永良并不意外,并示意儿子收下。

原来,2015年以来,包永良便对某集团公司在妙西镇投资的一些项目关照有加。而当儿子求学期间想要找个单位实习的时候,他便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企业。企业负责人立刻将其子安排该集团公司下属企业实习。新年到来,又奉上一个20万元的“新年红包”,以感谢包永良在项目上的长期关照。

2019年9月29日,他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同年12月3日,包永良受贿案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被告人包永良犯受贿罪,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160万元,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十万元。

执纪者说

从偷偷入股到悄悄赚差价再到直接受贿,包永良把主政家乡当成仕途受挫,急求权力变现,从将第一笔分红收入囊中的那一刻起,公与私、官与商的界限便开始渐渐模糊,每一次的分红,都进一步刺激了他的贪欲,每一次谋私,都愈加淡漠了他的底线意识和党纪观念,使他的思想越来越麻痹、行为也愈加随意不羁。最终的结局,只有悔恨的泪水和狱中的铁窗时光。每个手握一定权力的领导干部,面临的诱惑和风险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必须坚定理想信念,始终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权力观,谨慎小心用权,做到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吴纪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